八把蜜刀

祝您身体健康

The Heart Asks Pleasure First

钢琴课au


“小心你的衣服,这路不好走。”

袁丁走上一个软软的斜坡,找来沾满斑斑点点的泥泞和碎叶的木板,铺在路上。他的靴子深陷在快要到小腿肚的泥土里,他并未在意,而是向身后的人伸出手,周围的雇佣工抬着沉重的木箱从他们身边吱吱喳喳地走过。胡歌看了看那只覆盖着薄薄一层灰土的手,一把握住,借力一大步跨了上来。他刚经历了数十天的海上漂流,远渡重洋地来到了这里,久违的有实感的地面让他的脑子产生一阵阵的晕眩。只是这里刚刚下过一场暴雨,据刚刚袁丁一路上不停歇的介绍,这里的气候常年湿润,大雨只是去任何一家酒馆都可以赊账的常客。

但他并没有心思去照看他的衣角和皮鞋。即使它们来自家人的亲手缝制,绣着简洁...

17 48

【蔺苏】春风一夜渡

蔺晨把他的扇子丢了。

大折扇,用着苏州清壹居的纸,陀州的木头,还是大名鼎鼎的琅琊阁阁主,也就是他本人的墨宝,独一无二,跟着他游过小灵峡,见过佛光,没成想这么多年了,就这么扑通一下没了,仿佛糟糠之妻被扔过了墙。要是扇子有知觉,应当跳起来骂他一句没良心。可也没办法了,他是回到廊州才发现的,当时是个雨后的中午,他悠悠然地睡了个觉,潮湿的天气在他的脸上像蚊子在爬。他就翻来滚去,怎么也不安生,一伸手想拿扇子扇个风,就怎么也摸不到,差点让他闪了老腰。

没了就没了吧。他坐了起来,眼前望着的是远山青黛,如缕白云,那雾气袅袅绕绕,也许是还有场大雨要下。他起身给自己披了件衣服,翘着腿就开始看天。在这山里寂寞久...

18 67

突然想为蔺苏诈尸,一百万把刀疯狂炸裂,这辈子都为蔺苏泪流(窃格瓦拉脸.gif

6 1

爱与陌生人(中)

接下来的一整天里,靳西都沉浸得知在这个名字的喜悦里。甚至在他们穿越过铺满碎叶与湖草的沼泽地时,他都需要紧咬自己的拳头来克制住上扬的嘴角。他的异常并没有被战友们发现,也许是他的幻想早就是一层轻薄的纱,被严丝合缝地笼在满是硝烟、尘土与火药气味的军装里。胡歌,他一遍遍默念这个名字,这个名字的棱角早就如一块童年时的牛奶糖,被珍惜地一小口一小口地舔舐。仅仅是唇舌间无声的碰撞就能激起一阵美妙的音乐,更何况这象征着更接近那个人的一步,每每想起,他的下腹就宛如一团火在燃烧,整日整夜,不得休眠。

今天这支队伍中有五个人倒下。其中一个曾经是嘲笑袁丁最厉害的癞头,袁丁的布帽就是被他拿去撒尿。两人结结实实地打过一场...

14 66

呜,这个世界没有红白的真相是真!没有!我为什么不会剪视频

3 3

爱与陌生人(上)

来自电影女人和陌生人au,abo,背德预警,很雷


“能再给我讲讲你的Omega吗?”

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靳西正在把一个沉重的石块搬起来,它存在这里也许有很多年了,经历过风吹雨打和阳光的暴晒,粗粝的表面紧紧地硌进他的皮肤里。袁丁正在他身边将干裂的土地翻平,铁铲因为长时间的劳作已经有些弯曲变形,汗水让他的手从握把上滑下来,他不得不将它们用力在粗布衣服上擦了擦。听到他的问话,他的第一反应是去看穿着干净军服的人,他们正在一个小桌子上玩着桥牌,不时发出惊天动地的大笑。于是他用手背擦了下滴到眼睛的汗水,低喘着说:“怎么?你想知道些什么?”

“我很好奇。什么都行,你说说吧。他喜欢吃什么?”...

26 75

变猫段子

胡歌打开罐装饮料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变成了爪子。他把自己丢在一堆晦涩难懂的书籍,无休无止的电影和随处可见的衣服中已经很久了。保洁阿姨在五天之前收到了暂时停工的消息,这条讯息经由他亲手编辑,承诺了不是炒人,薪酬照旧,只是没说会停到什么时候。这是他的手机里发出的最后一条消息,从那之后,它便陷入了长久的深眠。电视机却在这段时间里开始了不知疲倦的工作,在拉着厚重窗帘的房间里散发着惨白的光,不同的影像在上面交替出现,像有一千只乌鸦在不分昼夜地交谈。时不时的,有只苍蝇会被五彩斑斓的画面吸引,停上去,在演员的脸上留下一颗黑色的痣,又立刻挥舞着烫伤的翅膀逃走。只有时钟在记录时间。天日和嘈杂的信息洪流都静止了下来...

5 42

超脱

男人可以怀孕生子的平行世界,公路文


油耗尽的时候胡歌正行驶在穿越内华达州的国道线上,指针在200公里的刻度盘上不断摇晃跳跃,最后划过一道弯弯的弧线,歇在了0这道横杠上。烈日炎炎,将他整个人一层层包裹在热意与汗水里,方才速度快时是迎面吹来的热浪,带着呼啸,现在是静止的高压。海风从皮拉米德湖迎来,一股咸涩的气息与起伏彤红的山峰砾石交缠,变成干涩的绸布。他将厚重的头盔摘下,有点气愤,将它重重搁在车座上。他早就长长的头发,平时用发胶往后固定着,现在因为被汗水泅湿,一缕缕翘了起来,搭在了额头上。他不甘心地再次发动哈雷,车身发出断断续续的,轰隆隆的响声,最终偃旗息鼓,像被人突然套进了麻袋里打了一...

想写个变态故事,要让看的人惊呼,太变态了,作者一看就不是凡人

9 6

惊蛰 04

在吴磊二十岁的人生里,鲜少有这么尴尬的时刻。他抱着他的方式就像在海底求生,他的手臂紧紧地环绕着对方的脊背,像要将这具瘦削的骨架嵌进自己的身体里。他的手掌能清晰地触摸到对方通过皮肤凸出的一节节骨锥,像跋涉在起伏的山川。那股反应蹿上来的时候他能感到自己心跳都停了,然后是大脑。胡歌的呼吸似乎也停了一瞬,然后杂乱无序地喷洒在他的肩窝上。这几秒间,一切动静都是心跳之外的杂音,只有砰、砰的力量是真实的。真实地拍打着他。

如果他是个情灥欲场上的菜鸟,他反而能想象出自己会怎么做。他之前的经验会给他足够的指引,告诉他遵从欲望本能,引导他的手,他的阴灥茎,他身体每一块会活动的肌肉,去贴近这个人。没由来地,这种情...

12 87
 
1 / 2

© 八把蜜刀 | Powered by LOFTER